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【龍在中國-中國龍就是恐龍?】(上)  


  世界上最早發現恐龍的是誰?並非 1822 年的洋人,而可能是殷商時期的中國先民。 中國龍可能就是「恐龍」,而且我們的老祖先極可能還見過「活生生」的「恐龍」。將恐龍化石與甲骨文對比,使中國人與恐龍之間的關係,成了有趣的話題。

  「龍」在文字學中是被列入「象形」類文字,而象形字的條件必須「有形可象」,但在 所有象形字中唯獨「龍」字,不像中國傳說中的龍,反而像爬蟲恐龍。小篆中有龍的「遺跡 」,「龍」字的右半偏旁,橫過來看很像是個大爬蟲,宛若恐龍的外形,十分肖似恐龍族群 的霸王龍(暴龍),在甲骨文中也可找出相同的證據。我國文字多以象形創成,三千餘年前的商代甲骨文憑什麼靈感創出此字?

  「霸王龍」又稱「暴龍」,生存年代是六千至七千五百萬年以前的中生代「白堊紀」後期,活動的範圍很廣,北美洲及我國的蒙古一帶都有它們的足跡。「霸王龍」約有十五公尺高,八噸多重,有一張巨大有力的大嘴,尖銳的巨齒從二十公分至三十公分不等,牠只用兩 隻後腿走路,後腿又粗又壯,前肢較小,而四個腳趾中有三個長著巨大的利爪,足以撕裂任何動物的外皮(除了三角龍的堅軔護甲),它跑得速度很快,凡是被它發現的動物,很少能 逃得出它的魔掌,是當時笨重的食草恐龍最大的剋星,號稱「食肉恐龍之王」,可謂當之無愧,無怪一些怪獸電影的主角都找上了它。

  古老的「龍」字並非專擇霸王龍,鐘鼎文較似三角龍或原角龍,其他甲骨文、漢簡、古文奇字中也可找到龍族的影子,與原物均極肖似,小篆中的「龍」字偏旁有「」與恐龍中 的暴龍十分肖似,同時中國甲骨文中也有「」字。鐘鼎文中也找出了一個「龍」字,彷彿 是「三角龍」或「原角龍」的剪影。

  國人認為和「龍」有關的動物(或龍的後代)有蛇、龜、蜥蜴及鱷魚,而這些動物卻都是爬蟲類,和恐龍貌似。鱷魚古稱「豬婆龍」,以它的形象去推測古代的「龍」結果卻是像恐龍而非「傳說中的龍」。古人說「魚龍變化」,認為龍為魚所變,但根據科學家研究,爬蟲類的恐龍原本是生活在水(海)中的魚類,逐漸演進而成兩棲類及爬蟲類,因而適應了陸地上的生活。

  就以「龍」這個字而言,甲骨文「龍」的本體或在其他字偏旁中所找到的,大約有六十 餘種寫法,而被疑為「龍」字變體的有五十餘種,總數則是一百廿種,相同處是它們都以一 個獨體的象形字來表現。根據故宮張光遠先生的看法,他認為甲骨文所顯示龍的形狀,它應 該是一種巨首、張口、有角、有耳、長身、曲尾、有鱗、無足的動物,而且龍頭與頸身多成九十度狀,和卜辭中所見的蛇形,作頭頸直連的寫法迴異。在一百廿式「龍」字寫法中,有的省角、有的省耳、有的省鱗,並非每一式都具龍形的所有特徵,這應不奇,原本造字就是 擷取物象的重要特徵而顯之。由於此時文字沒有定型,它們或可省此,或可省彼,只要最大的形體特徵存在,也就不談枝節了。故欲觀殷商人所具全龍的形象,自應從所有的「龍」字 寫法中去索求。

  先民以象形之法造字,必有實物為據。基此旁證考說,「龍」字既為一個獨體的象形字 ,則它必是有形可象,那麼在三千多年前,或者更早的年代,龍當是一種見世的動物,但在 今日科學昌明的時代裡,大家都以親睹目驗為可信,是否這三千多年前的龍,已早在大自然 的競爭中被淘汰,或者也隨著犀牛、大象及孔雀,遷徙到南方的熱帶叢林中去,這就只有耐心等待考古學家或動物學家的最新發掘報告了。由於殷商甲骨金文中所見有關動物的字,大多象形而猶生存迄今,故龍在遠古之世,應非子虛神話之物,也許若干年後,我們還有幸發 掘到龍的遺骸化石,以為考定。

  對於張先生這樣合理的論述及大膽的假設,筆者十分贊同,因為古代所造之象形字,不論是動、植物與無生物等自然物或者人造物,至今仍然全數可以看到,而且字與物之間的差異也不大,卻唯獨少了「龍」,成了有字無物,因此硬要說古人造這個字時是憑空想像,毫無根據,那麼這種論斷未免太過牽強,何況除了象形字,我們還有會意、指事、形聲、轉注 、假借等造字體例,為何非要「龍」字列入象形字呢?

  由於甲骨文是在清朝末年才發現,而對於「殷墟」(河南省安陽縣小屯村)的大規模發掘更是民國以後的事,而著《說文解字》的許慎,是東漢初年的人(約當西元五五∼一四四 年?),距今接近二千年前,由於未及見到「甲骨文」的發現,大概只看到了小篆,於是就以傳聞附會之見來詮釋「龍」字,故而在《說文解字》中說道 :「龍,鱗虫之長,能幽能明,能細能巨,能短能長,春分而登天,秋分而潛淵,從肉飛之形,童省聲。」把原本獨體象形 的「龍」字,強說成合體的形聲字,根本就失去了原意,而晚近的兩位國學泰斗黃季剛及林尹先生,則也因襲了許慎的錯說 ,認為「龍」字從「肉」(月),「童省聲」(立),並加了 「」象龍之形,並定名為「雜體」。

  事實上,從「金文」(鐘鼎文)「龍」字的演進中就可看 出;在殷商時「龍」字的金文和甲骨文同為一個獨體的象形字 ,但到了西周晚期,便出現有身、首分寫的「龍」字,至春秋秦景公時(約西元前五五0年左右)的「秦公簋銘」,再行增筆,於是後出的小篆,便和原字大有不同了,並成為一個左右合體的字(見圖一):正因為如此,使我們知道了「龍」追個 ─ 24 ─ 字起始之初,絕對是象形字,那麼象形字的定義是「畫成其物,象物之形」。如果「龍」真 的只是神話傳說中虛構想像之物,那麼必然不曾有人見過,又何以能「象其形」呢?可是若要說「龍」是實存之物,為何不但近世無人見過,更未發現任何實體或骨骼化石的遺跡,而 「龍」這個字又獨獨反常,不同於其他象形字,幾乎完全不像現存於繪畫及雕刻中的龍呢?

  我國的象形文字,不論大小篆,那些代表性的字,如鳥、龜、象、瓜、竹、山、川、日 、月、弓、矢、井都是根據實物簡化的,如此之神似。如果唯獨只有「龍」是想像中的產物 ,而「龍」這個字是附會這無稽的想像而生的,那麼「龍」這個字應該不是現在這個樣子, 連小篆都不應該是這樣的字形,因為如用文字來形容龍,那麼中國所謂的「龍」是:「牛鼻 、豹眼、虎口、鯰鬚、虎牙、鹿角、蛇身、魚鰭、鷹爪、魚鱗、金魚尾」等所組成。

  另據古代留下的繪畫、彫刻考證,戰國以前的龍之造型,較像獸而不像蛇,古龍有蛟, 螭鱷形龍、魚龍、蠶燭龍、蟲龍,黿龍、而龍生螭吻、狴犴、饕餮、睚眥、狻猊、椒圖等等九子,以及山海經的龍首鳥身、鳥首龍身等,多彩多姿,種類繁多,可見古人已知恐龍是族繁不及備載,而非明清留傳的五爪金龍一種。

  史載,春秋時期會稽山挖到一大堆巨獸骨骼,難以車載,有人去請教萬事通孔夫子,孔老答稱是「防風氏」之骨,這是幫禹治水之龍,因開會遲到被禹斬殺埋在該處。孔老夫子絕非亂蓋之輩,他何以見骨知龍,應是有趣的「考古題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