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
【惡魔的烙印之武神的叛徒】

一章:修羅印記 

第二節∼寧屈不反


  翔與若水的師父──飛雲,是武神領域中最有名門派─天武派<P.S.1>的掌門人,他雖然已有些上了年紀,留著頗為慈祥的落腮鬍,但還是不失年輕時那股霸氣,他在武神領域中的威嚴氣度及功夫,沒有人能比得上。

  而翔的師兄──松風,和翔可是併稱”石中玉<P.S.2>,原因為何?只因松風自幼以來就有奇大的力氣,天武派弟子中無人能敵之。

  而他和翔也同樣的,天生就長著一副俊臉,但松風和翔的不同就在於,松風他的俊不能說俊,而是酷。松風平常沉默寡言,很少將內心的感受表達給他人知道,也因此給了人很難接近的印象。

  當然松風會被稱作石中玉還有一個理由,他平常雖很少說話及與人交流,但一到和人練習時就狠性大發,常常把人給打成重傷,惹來他人的輿論。而現在,這兩人都站在翔與若水的面前,準備叱責翔的不是……

  「翔!你為什麼又跑來這偷懶啦!!師父我已經再三跟你說過,不來參加練習是要受罰的!」從話中的語氣,就算是聾子也聽得出飛雲非常的火大。但僅管飛雲再怎麼生氣的怒罵,對翔來說都是如風過耳,沒用的。因為翔他不參加練習,是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的,對翔而言早就成了習慣。

  只是一旁的若水可不那麼想喔……

  「師父,請您息怒,我相信翔他也想參加練習的!只是因為翔他……」若水拚命的想幫翔作解釋,但又有口難言,看樣子別有隱情。飛雲當然還是很生氣的說:「別想幫他解釋!你們都給我回道場去!」

  看見飛雲師父這麼憤怒,若水也不敢再多說,只是示意要翔跟過來後,自己也跟在飛雲背後離開了。現場就只剩下茫茫然的翔及從頭到尾一語不發的松風。

  翔看見和自己一樣落單的師兄,想也不想就打了聲招呼:「唷!師兄,最近好嗎?」但想不到翔的熱情卻反而換來松風的冷言冷語:「懦夫,少跟本大爺說話,都是因為有你這懦夫,害我被其他人嘲笑說什麼”石中玉“的,真是愚蠢。」

  不管是誰聽了這段話,一定都是當場發火,但更令人想不到的是翔的反應:
  「是這樣嗎?那……真是對不起囉∼∼師兄。」松風看見翔如此的反應,轉身撂下一句:「懦夫,別給我跟過來,看見你就討厭!」就離開了。

  「他幹嘛發那麼大的火啊?我還得回道場咧!不走這走哪?」翔絲毫不在意松風所說的話,還是偷偷跟在松風的背後回道場去了。到底為何翔會被稱做懦夫?又為何若水的話才說到一半又不說了呢?這和翔當然是有著密切的關係。

  在經過約一刻後,松風他們也都回到了天武派道場,這個道場外表並沒多美輪美奐,也沒有華麗的裝飾,但和它的掌門飛雲卻有著異曲同工之妙──兩者皆散發出無窮的霸氣。

  後面的翔悄悄的跟了進來,此時飛雲已經坐在掌門席上等候翔……本想偷偷的回到房裡去的他,還是被憤怒的飛雲給看見,並被大聲的罵道:「你要去哪!?給我站到前面來!!」翔當然不可能聽不見,裝著一副「糟了」的表情,躡手躡腳的向飛雲走去。

  「請問有什麼事啊……師父?」翔低聲下氣的說道,但翔卻沒有忘記注意若水的存在,低著頭向四周”掃瞄”,才發現若水就站在飛雲的身旁,還跟她打了聲招呼:「唷呵∼∼若水。」

  若水看到這傻瓜在這種情況,還敢跟他打招呼,早就被氣昏頭囉∼∼。翔此舉,當然又再次引起了飛雲的憤怒:「你這個渾小子!給我站好!!」翔聽到飛雲的河東獅吼,哪還敢亂動?立刻變得像石柱一樣直直的連動也不敢動。

  飛雲又接連著說:「松風,你給我教訓教訓他!」在一旁的松風聽到了,走到飛雲的面前鞠了個躬:「非常樂意。」才剛說完,立刻就給翔重重的一腳。

  這一腳不偏不倚的踢中了翔的腹部,松風的力氣在領域中是出名的大,翔哪能承受這一腳啊?立刻口吐鮮血倒了下來,但松風並沒有停下的意思,連番蹴向翔的肚子,翔當然痛得無法承受,吐血吐得比剛才還要厲害,幾近昏迷了。

  若水看到這種情景當然不會袖手旁觀,激動的向師父飛雲說:「父親大人,已經夠了!你明知道翔他不能動武的!還叫師兄打他,這太過份了!」

  原來飛雲就是若水的父親,但縱然若水再怎麼想為翔辯解,飛雲就是默不吭聲,反倒是點燃松風的醋火:「怎麼了!?還手啊!你還手啊!!懦夫,你不是很厲害嗎!?起來啊!!」

  若水向翔大喊:「出手啊,翔!再不出手你會被打死的!你的功夫不會比師兄低的啊!」已經呈現半昏迷狀態的翔,虛弱的說出:「我…不要…我永遠都不會出手的…你打死我好了……」

P.S.1
  天武派從前名為天成派,其特色為動作極為相似自然界的萬物,有如天成,故名。但在飛雲勝出武神大會後,便改名為天武派以顯其名勢。眾弟子的名字,也是取自然萬物或動態行為命名。

P.S.2
  石中玉意為藏在石中的玉石,若不將石頭鑿開,即無法取得石中良玉。用以比喻不經一般琢磨,就不會成才的人,或是擁有才能,卻因某些因素無法展露。

【上一頁】【回表單】【下一頁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