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【惡魔的烙印之武神的叛徒】

一章:修羅印記 

第四節∼臨門一腳


  正當翔打算偷吻若水時,突然從門外傳來了一陣敲門聲:「叩、叩」,本來已做賊心虛的翔當然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給嚇了一大跳,嚇的從床上滾了下來大叫一聲:「哇啊啊啊∼∼∼!」接著就重重的摔在地上「碰砰磅咚碰碰!!」一陣翻滾之後,只見一個人橫躺在地上……。

  惱羞成怒的翔非常不耐煩的說:「是哪個傢伙壞我好事……,快進來受死吧…。」

  外面叩門的人聽見此話,便開門走了進來。走進來的這個人,看上去頗為瘦小,走起路來彎腰駝背,一眼就知不是個練武的料,而是個書呆子。

  翔此時也爬了起來,拍拍身上的灰塵,還把手伸到背後抓抓癢,一副不耐煩的說:「是你啊…阿光師弟,我還以為是師父咧。怎麼,找我有事?」

  原來此人叫做光,是翔的師弟,他所給人的感覺真可說和那蠻橫無理的松風師兄完全相反,因為你無法在他身上找到一絲的殺氣,有的只是祥和的感覺。師弟光則是回答:「是師父叫我來的,他叫我來看看你的傷好了沒…」

  聽見此言,翔的心中不免有些欣慰,低頭小聲的說:「這樣啊…,師父他果然還是關心我的。但是我真的無法報答他的恩情……」

  光接著說:「師父還說,如果你的傷好了,就到後院去找他。」翔心想:「怎麼突然要我到後院去……?」

  阿光師弟在翔想事情的時候,在房裡看了一番,嚇然發現,他的師姐─若水竟躺在翔的床上!阿光驚訝的說:「師兄,師姐她怎麼會在你房間!?」

  翔被阿光這麼一說,也驚覺到沒有瞞住阿光的事實,可悲的翔,又再次的被嚇了一跳:「哇啊啊啊∼∼!!等…等一下我…我沒有做什麼喔∼∼真的什麼都沒做喔!相信我!」

  阿光看見翔的反應,更是不解,於是便繼續說道:「我沒有說你對師姐做了什麼啊?反正你們是青梅竹馬,”在一起”是很平常的事啊!」雖然光是無心的,但在翔的耳中聽起來可不是這麼一回事,他的臉立刻紅了起來,滿臉脹紅的說:「“在一起”?!很……“正常”!?這這這……」

  可悲的翔啊∼∼一下子不懂得若水的情意,現在又是太過於投入,這種人雖然常見,但像翔這麼特殊的例子倒也很少啊!

  翔已經懶得去理這碼子事了,馬上扯開話題,故意裝嚴肅的說:「咳嗯!那麼阿光師弟,請你先去通報師尊,說我隨後就到,懂嗎?」阿光聽到,也立刻答道:「是的師兄!那麼師弟我先行離開了!」

  阿光就這樣被翔簡簡單單的給騙走了,他將門關上後,現場只剩下呆若木雞的翔及熟睡中的若水,孤男寡女共處一室,翔會怎麼做呢?這對他而言可是個大好機會,我想世界上沒有一個人不會把握這個機會吧?
翔當然也是這麼想,於是他緩緩的走向若水…,慢慢的靠近他的臉頰……,準備來個”出奇不意”,翔碰到那麼緊張的情況,他雙手合十,又開始了他的”向神借膽”:「神啊∼∼請再給我多一點時間,我保證真的沒下次了!真的真的!」話才說罷,又變回阿光來叩門前那副蠢樣。

  「砰咚…砰咚……」翔的心跳越來越快,心情越來越緊張,他的嘴唇也越來越靠近若水的臉蛋,此時他又說了一句:「保祐我,這次一定要成功……」,剎那間,天雷勾動地火,一發不可收拾∼,當乾柴與烈火碰在一起…不不不……翔他終於鼓起了勇氣,向若水的臉頰親下去了!

  「你…這個…大傻瓜……」這句話聽語氣就知道,絕對不是翔的口裡說出來的,那麼是誰呢?當然就是──若水。

  「哇啊啊啊∼∼∼!!!!」翔被這句話嚇的立刻向後倒退了十尺,覺得不可思議的說:「妳……妳什麼時候醒的…?」

  原來若水早就醒了,她緩緩的站了起來,一臉受委屈似的看著翔,含著淚光的說:「我…想不到翔是這種人,你真是令我太傷心了!……」

  這話對翔而言真可謂當頭棒喝,翔聽到之後也是一臉錯鄂,他也想不到若水會有這種反應,他還能怎麼辦呢?只好找個藉口稱過去囉!

  「我沒有啦∼∼我只是看你臉上有髒東西,所以想幫你弄掉而已啦∼別誤會、別誤會!」他搔搔頭,滿臉大汗的說。可是看來不管再怎麼編,若水也不會相信他了,翔啊∼你這次的禍闖大囉∼!

  若水仍是不肯善罷干休,她還是一臉無辜、以“受害者”的口吻說道:「你…你要負責!」負責?這也太…

  可悲的翔看見她的反應,也只能摸摸鼻子,向她猛賠不是 :「對…對不起!我是看你的樣子太可愛了才…啊……」若水聽見翔的一時失言,臉色反倒是好了很多。

  「翔……」若水突然安靜了下來,不再多說什麼。翔見狀,立刻又回復原來那副假正經的樣子,他不再低聲下氣,反倒理直氣壯的說:「好啦好啦,反正妳也聽到了,我就是看你可愛才想偷親你的嘛!如果你長得醜醜的又不溫柔,鬼才肯親你!」雖然聽起來是有點過份,但事實上翔是真的想跟他道歉,誰叫他是個傻瓜呢?

  「這樣才對嘛!早點承認不就好了?」想不到若水竟笑了?這是怎麼一回事?翔的心裡也是這樣想著,而若水則是接著以俏皮的口吻說:「我早在你醒來的時候就醒了,只不過我想看看你會對我做些什麼而已!果沒想到你這個色狼,還真的打算吻我!」

  翔這時才知道,什麼叫被”耍”的感覺。翔啊翔∼夜路別走太多,小心碰到鬼喔,結果還真碰到鬼囉∼現在翔的心情可真是”跳到黃河也洗不清”,”無語問蒼天”啊!

  翔也沒辦法啦!只好自認倒霉,乖乖聽話囉!「唉……,我真倒霉,隨你處置吧!」若水看到翔認錯的模樣,也忍不住「噗嗤」的笑了一聲,然後害羞的說:「傻瓜,人家又沒有說討厭你這麼做……」

  若水越是說,神情越是顯得害羞,此時翔又會怎麼想呢?這種時候,翔的感覺又開始遲頓了起來,他不解的問:「怎…怎麼了?什麼什麼?說清楚一點吧!」

  就在翔說完話後,門突然打開了,而那個開門的人不是松風,不是阿光,也不是別人,正是翔與若水的師父──飛雲。

∼待續∼

【上一頁】【回表單】【下一頁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