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 

黑道其一

讓人心煩不已的安眠曲


  「支了支了......」讓人聽得心煩的蟬鳴並沒有因為時間到了午夜而停止休息;反而好像比日間更加響亮,更加煩人,生怕沒有機會再叫一般。

  樹下站著兩名男子,二人對峙而立,左首男子面帶笑容,神情像極了不可一世的暴發戶那般讓人想吐;右首男子臉龐被陰影擋著,看不清長相如何。左首男笑問道:「棠,上面交託你辦的事,給我弄妥了嗎?我想老大可等不及想看那組織叛徒馬靴成的屍體哩,嘻嘻嘻...」此人笑聲可怖之極,聲音沙啞,和樹皮撕裂的聲音幾乎一樣,好不噁心。

  「哼!老大吩咐下來的事我有哪一件做不到,又或者是失敗過?」右側名為「棠」的男子回道。「老陳,你也太小看我了吧?」

  「住口!」老陳收起了笑容,怒道。「我陳畢四怎麼說也是組織中的老二,我已經容忍你的無禮很久了,少給我在這裡擺架子!要麼速速報告,要麼速速滾!別擋本大爺的時間!」

  「呵呵...」一聲冷笑,已經令陳畢四流下了豆大的汗珠來,稍微收歛了一點氣焰。「要我滾?就憑你的外號嗎?『陳不死』!?」這時一陣風吹過,「沙......」葉子搖動的聲音加上蟬的叫聲混和在一起,是一首很動聽的曲子。

  氣氛依然殭持著,陳畢四沒有對剛才的提問作出回應;另外棠亦沒有再追問下去。

  但這光景只維持了一陣子。

  陳畢四從懷中拔出槍來。「嘻嘻嘻......」樹皮撕裂之聲,為了眼前將會到手的勝利而響起來,而勝利元素,是手中的這個小機械。「.........」棠沉默不語。槍,他見過的不下數百支,像今天這樣用槍指著他的人他也遇過不少。

  可是,他到現在仍然生存。就連受傷也未試過。你可能會問原因,但這是個沒有答案的問題。想要獲得答案,只有親自看一次才會明白。

(待續)


【回表單】